烈火青春 5 第32章

  「我最近也老是想起认识令扬以前的自己。我的情况和烈及希瑞差不多,总是和周 遭的人格格不入。
  也不知道问题究竟出在哪里,就是无法和周遭的人打成一片,无论如何让步妥协, 就是无法结交到让自己真正感到值得、可以信赖、可以交心、可以祸福与共的知己好友 。
  唯有和凯臣在一起时还能有一些短暂的欢乐,其它的时间,陪我渡过的几乎都是难 以抹灭的空虚、落寞和孤独感。」向以农也真情流露地一抒这些日子来搁在心头、将自 己压得喘不过气来的郁闷。」
  安凯臣亦忍不住的频频重叹:「我的情况也相去无几。从小到大我就对人不感兴趣 ,总觉得和人交往好累,一下子要去猜对方真正的心思、忽会儿又得担心会不会说者无 心听者有意地开罪人,令人不悦而不自知。
  就算不去管这些,只管自己付出多少真心也处处是问题。因为无法确知自己付出的 对象是不是真的会完全接受自己,和自己一样重视彼此的友谊,或者人家根本只是对自 己敷衍了事,一切都是自己在一头热。
  太多的不确定性让我对与人交往完全提不起兴致。所以除了自小认识的以农外,我 几乎不与人交往,而把所有的时间投注在机械、武器的研究发明上。
  直到遇见令扬,我的生活才有了剧烈的转变。」
  雷君凡苦涩的干笑两声,才轻叹道:「看来我们的情况都相去不远。我在认识令扬 以前生活也是单调乏味的。
  亲戚长辈只是一心一意期望我会为成为集团接班人而努力不懈。同辈的同侪不是想 对我攀亲带故就是想利用我,否则就是嫉妒我、排挤我。
  不知道我的家世背景的人,则总是说我很难懂、不知道在想什么、感觉很难亲近、 太过聪明了,似乎不用做什么努力就能得别人想要的东西、根本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人。 再不然就是说在我身边永远只能当我的陪衬。
  所以我对什么友情根本不曾期待过。我宁愿一个人做自己想做的事,不去勉强自己 配合别人的步调。
  直到遇见令扬才赫然发现:原来我也是可以有朋友的,只要找到志趣相投的知己, 友情实在是很奇妙诱人的东西。」
  一时之间,五个好同伴不禁相视而笑,脑海中勾勒的都是同一帧幸福快乐的景象。 那是他们六个人在一起嬉闹胡搞闯祸的狂放青春。
  南宫烈想着想着不由得瞇起双眼浅笑:「认识令扬,接着又认识大家,然后又进一 步的一齐住进异人馆来,一起生活、一起读书、一起欢闹……什么时候都可以毫无顾忌 的畅所欲言,每天每天的日子都是那么极意快活,每天睡前、醒来想的都是数不尽的期 待和惊喜,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回想过去的种种不快,因为每天都是那么充实亮丽。直 到……」
  说到这儿,五个人的神情都再度暗淡下来。
  「我终于可以理解伊藤忍之所以会那么痛恨我们五个人的原因了。」雷君凡长慨一 声:「那家伙在遇到令扬之前,一定也像我们一样一直是孤独一个人,直到遇见令扬才 不再孤单。
  可是后来令扬却又认识了我们。对那家伙而言,我们正是抢走他唯一且重要的知己 的入侵者,难怪他会恨透我们。就像我现在恨不得杀了Max和邪煞那两个家伙一样!」
  「我也可以了解Max和邪煞为什么会对令扬那么执着,那绝不只是对才能和实力的 欣赏而已。
  令扬有一份很奇特的魅力,特别是对曾经孤独、寂寞过的人而言,那更是一种致命 的吸引力。所以凡是曾受过伤、孤独寂寞过的人,都很容易被令扬吸引、很想把他占为 己有。因为和令扬在一起时,那些悲伤孤寂都会消失不见。
  我们、伊藤忍、Max、邪煞,以及过去我们所遇过的许许多多人,一定都和我们有 着一样的想法,所以才会和我们一样对令扬如此执着。」
  向以农一席话正好道尽同伴们共同的心声。
  「现在,我只想尽快把令扬抢回来!」安凯臣握紧双拳激愤地道。
  「我想伊藤忍一定也和我们一样的想夺回令扬。」曲希瑞一语双关的说。
  伊藤忍的确想抢回令扬。
  从Max和邪煞手上抢回,从东邦五个人身边夺回!
  他最大的愿望是和令扬两个人再回到从前,回到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欢乐时光中。
  但眼前他最想做的事是--宰了Max和邪煞,把令扬带回自己的世界来!
  ※※※
  离纽约最近的公海上--一艘气派豪华的私人邮轮正徜佯在波光粼粼的大海上,船 舱里热闹非凡。
  因为今天欧洲最有名的两个国际恐怖组织「狂影」和「哈雷」的领导级人物全齐聚 一堂,将为双方在莫斯科势力的争夺战做最关键性与决定性的全面性谈判。
  「狂影」的首领Max、副首领「邪煞」和展令扬趁着正式谈判前的闲暇,待在豪华 的私人船舱里品酒闲聊。
  「没想到哈雷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整合完成,而且有空降部队相助,一下子人才辈 出起来,整个组织的实力转眼就追上我们。」Max轻叹一声。
  「没错!哈雷实在太幸运了,否则莫斯科早就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了。」邪煞也有所 感。
  「是我不好,我错估了哈雷的整合能力,所以才--」
  展令扬话还没说完,Max和邪煞就争着表态:「不关你的事,你已经做得很好,完 全无懈可击。哈雷能及时得到贵人相助是他们的运气,根本就不是身为外人的我们所能 控制,不许自扛责任!」
  「况且,我们目前还是占优势的,因为哈雷没有你!」Max和邪煞又不约而同地道 。
  见展令扬不说话,Max和邪煞又抢着说:「其实我们现在只是必须比原订计划多花 上一些时间罢了,但莫斯科的地盘最后还是会落入我们手中的。相信我们,也相信你自 己。」
  两人齐向他敬酒。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网手机版
豆豆书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格菲小说 - 巴巴书库 - 西西书库 - 股票价值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猪猪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