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火青春 5 第31章

  「不痛了。」展令扬依然是一副随时都想使坏的神态。
  「肩膀呢?」邪煞的戒心一点也不松懈。
  「马马虎虎。怎么?这么关心我,真的爱上我啦?不要吧!我可没那种兴趣。」展 令扬夸张的促狭。
  邪煞终于确信深度催眠暗示彻底成功了。
  他旋即和Max交换眼色,再一次注视展令扬的眼神已放柔许多,表情也跟着轻松许 多。
  「谁爱上你了?臭美!」一直像冰块一样冷冷冰冰的邪煞难得会和人开玩笑。
  「你这个小鬼觉不睡,跑到我的办公室来干嘛?」Max已经走过来,状甚亲昵的俯 身从身后圈抱住展令扬的胸颈,一派大哥哥的口吻问道。
  展令扬并未抗拒,反而乐得往Max怀里倒躺撒懒:「当然是办正经事啰!我又不像 某两个老头子,成天只会吃、喝、拉、撒、睡,什么正经事都干不来。」他这个人似乎 一天不损人就会觉得生活无趣。
  「谁是老头子?谁又成天不干正经事?」Max就是忍不住和他抬杠。
  「我又没指名道姓,大叔何必自己对号入座?」展令扬极其无辜的用鼻子笑他。
  「你这小子--」
  「Max,你瞧!」邪煞满眼激赏的示意Max注意屏幕画面的内容。
  Max定睛一看,双眼旋即发亮,注意力愈来愈集中。
  「令扬,这是--」
  老天!这正是他和邪煞这半年来积极策划、汲汲于付诸行动的计划呢!
  这小子居然--「我把「狂影」目前的优劣势都分析过了。以狂影目前的情况而言 ,全力去取得莫斯科一带的地盘助益最大,你们以为如何?」展令扬就算谈再正经八百 的事,也是吊儿啷当的调调。
  Max显得非常亢奋激动:「就是这样没错。我和Brian(邪煞的名字)确实正准备积 极夺取莫斯科一带的地盘,不过--」
  「不过另一个国际恐怖组织也和我们一样觊觎莫斯科一带的势力。」邪煞指出他和 Max的顾忌。
  「你是说「哈雷」?以狂影和哈雷目前的实力和条件看来,我们狂影比较占优势哦 !」展令扬笃定的道。
  「这么笃定?」邪煞和Max都被他的自信挑起浓厚的兴趣。
  「当然,因为哈雷表面上看起来虽然实力雄厚,事实上根本就是外强中干,内部派 系之间的争权夺利闹得正炽,如此一来实力必定大大削弱,哪!这些就是证据。」展令 扬随手递给他们一叠文件。
  Max和邪煞愈看愈是对展令扬惊人的才能赞赏不已--好个天才小鬼!居然点破了 他们半年来未曾注意到的盲点,让他们转眼就取得最有力的优势。
  「如果两位老人家同意我的看法,那咱们就开始讨论夺取莫斯科的大计啰!」
  展令扬无论身在何处都是使唤人的天才。
  Max和邪煞一下子就热中地投入,三个人很快便热络的商讨起来。
  对Max和邪煞而言,展令扬就像一块意外获得的瑰宝,举世无双,令他们欣喜若狂 、爱不释手。
  经过一整天的讨论,计划几乎以光速推进发展,让Max和邪煞愈干愈来劲。
  「好了,今天就到此为止,该去吃饭休息了。」Max和邪煞对展令扬唤道,却未获 任何响应。
  「令扬?」两人定神一瞧,才发觉展令扬已经倚在沙发上睡着。
  两个大人不禁相视莞尔,眼中流泄着毫不掩饰的宠爱。
  邪煞走过去坐在展令扬身边,轻轻唤醒他:「令扬,醒醒,先吃饭再睡。」
  「别吵!」展令扬索性赖在邪煞怀里继续睡。
  邪煞没辙的轻吐一口气,宠爱的调整了坐姿好让怀里的赖皮鬼睡得更舒服。
  连邪煞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议,他明明最排斥和别人有肢体接触,可是这小子无论怎 么黏他、赖他他都不会反感,更不觉得讨厌排斥,反而很喜欢这小子对他撒赖地予取予 求。
  不过无论日子过得如何顺心愉快,邪煞都不会忘记最重要的事。他取出随身携带的 针筒和药剂,低声对展令扬道:「不管你想睡或先吃饭都行,但针一定得打。」
  「那就快一点。」展令扬倒是很配合。
  对于他的温驯合作,Max和邪煞自是最开心的。
  当药效发作,展令扬沉沉睡去后,Max和邪煞不约而同的想起相同的要事--「对 付那六个小鬼的事怎么办?」邪煞不会忘记眼前的幸福是有潜在阻碍者的,只有彻底拔 除才能确保永远的欢乐。
  这一点Max自然也铭记于心。
  「先把莫斯科的事搞定再回头来对付那六个小鬼吧!」
  「我也正有此意。」邪煞微扬嘴角。
  对他们两人而言,和展令扬一起搞莫斯科占领计划的吸引力远胜于去对付那六个小 鬼。
  反正那六个小鬼迟早都会死在他们手上,而他们和令扬明天就要离开这里,暂时不 会回来了,所以他们根本不怕那六个小鬼找上门来。
  像现在这样的日子实在太令人欣喜满意了,所以那些烦人的事就暂且搁下,不必急 着破坏眼前的幸福。
  ※※※
  失去展令扬的日子,对东邦五个同伴而言是无味且缺乏生气的。
  他们五个人虽然还是天天在一起朝夕相处,彼此间的感情依旧如昔,可是却少了最 重要的感觉。五个人谁也说不上来那份感觉究竟是什么,但就是觉得像是失去了生活中 最重要的部分般,做什么事都提不起劲,无法串起令扬在时那份难以言喻的感觉。
  坐在桌边心不在焉地把玩着扑克牌的南宫烈,淡淡地道:「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我 总是不断想起认识令扬前的生活。那时的我日子天天都一成不变,周遭都是一些志不同 、道不合、话不投机的泛泛之交,无论和多少朋友同学一起嬉闹,心里就是会有种空虚 无力的孤独感,无论如何也无法消去。很可笑吧?」
  曲希瑞也有感而发的道:「一点也不可笑,因为我也是这样。在认识令扬以前,我 周遭的人都把我当成头号麻烦人物,一提到我就头痛,谁也不想和我扯上关系。我也不 屑于和那些不了解真正的我的所谓同学朋友虚以委蛇。那时的我宁愿当个人人避之唯恐 不及的独行侠,也不愿因怕被孤立而失去自己真正的心。」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网手机版
豆豆书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格菲小说 - 巴巴书库 - 西西书库 - 股票价值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猪猪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