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王的替身女友 第7章

  眨掉差点夺眶而出的眼泪,黎缡将雷骥适才脱掉的衣物穿上。
  衣服仍残留着雷骥的体温,穿上的一刹那,莫名的异感如电流般全身窜流。
  黎缡愣了愣,这会儿连耳根子都红了。她怎么会有……会有一种被雷骥拥在怀里的错觉?她在想什么啊?将身上衣服拉一拉,拍一拍,试图染上属于她自己的气味。那个大毒舌,他就不能嘴下留情吗?她记得他在电视里头再怎么装酷,也不会言语里句句是利剑,为什么独对她特别差?还是说,电视里的人物不过是另一个假象?真实的他其实尖酸刻薄又难相处?难怪成堂青说他很难搞!
  呜……想到她还要跟他同住一个屋檐下一个月,她就好想上吊自杀喔!
  ddshu ddshu ddshu ddshu ddshu ddshu ddshu ddshu
  雷骥觉得这个月的休假将会被分割得支离破碎。
  为什么这女人拥有跟他神似的脸孔,却没有可跟他匹敌的反应与脑袋呢?即使她学他的神态已有八分像,可是那仅止于不动的时候,一旦有临时状况出现,她就像跟大木头一样,愣在当场,不晓得如何应变。干脆叫成堂青编个他脑袋最近也烧坏的理由去谁骗世人算了!
  早知这替身的主意是天方夜谭,不可行,成堂青提议的时候,他可有可无的点头答应,想不到他还真找了个相似的人来,他一时觉得有趣也跟着和上了,却不晓得这个女人还真是笨!光是学抽烟就学了一个下午,晚餐时间都过了,还学不会怎么将烟自肺部吐出来。笨!真笨!
  黎缡猜她现在整个肚子里都是尼古丁。吞下去的烟不晓得为什么都喷不出来,吸进去之后就消失无形了。烟灰缸里塞满两包烟的分量。不晓得有没有急性尼古丁中毒这种病?如果没有的话,她八成会是第一个病例。
  怯怯的眼偷瞄脸色越来越难看的“师父”,她猜他现在应该满想宰了她。“你……”
  “这次一定会。”黎缡连忙又点了根烟,用力吸了一大口,却因操之过急,呛到了。她咳得实在有点可怜,脸色因为一下子吸了过多的香烟而惨白。
  她真的很努力,他承认,那样的努力是天生拥有好资质,学啥像啥的雷骥所无法感同身受的。他现下只有不耐烦。
  “别练了,去买饭回来给我吃!”受不了笨蛋,看了就碍眼。
  “好。”黎缡如获大赦,丢了香烟快步往门口走去。
  人刚走到大门口,又被叫住。
  “我看你学我的动作还没这么智障,是不是你打心底就抗拒抽烟这事?”雷骥问。
  是啊!可是她不敢明讲。
  “发生过什么事吗?”他猜测。
  她摇摇头。
  “小时候偷抽烟被发现?”这是最有可能的答案。
  黎缡再摇头。
  “说!”雷骥没耐性了。
  严厉的神色让她不由自主的脱口而出,“因为我爸是肺癌去世的,他生前每天要抽两包烟!”她知道他不会同情她,恩准她不用学抽烟。
  “你还是得学。”冷冷的面孔没有任何涟漪。
  “我知道,这是我的工作,我会尽快学好。”她也没打算要他同情她,她一向懂分寸。
  “知道就好。”雷骥像赶苍蝇一样挥挥手,“限五分钟内回来,我快饿死了。”
  她现在还身兼打杂跑腿。要不是因为第一天上工就凸槌,她一定会用力伸张有关劳工权益的。可现在……人笨,只好勤快点了。
  抬头望着天空的繁星点点,她不由得叹了口气,这假明星还真难当啊!
  ddshu ddshu ddshu ddshu ddshu ddshu ddshu ddshu
  吸、吐、吸、吐……
  “我会了!”黎缡高兴的大喊,“我会抽烟了,哈哈哈……”
  一旁打瞌睡的雷骥倏地被惊醒,黎缡高兴的抓着他的手臂,喜形于色。
  “我会抽烟啰,你看!”大力吸进一口,用力喷出一口浓烟在雷骥脸上。
  烟灰缸塞得满满的,垃圾桶也都是烟蒂,他的香烟快被抽掉一条了,总算让笨女人学会抽烟这种连小孩子都不用三分钟就学会的事。
  “恭喜你!”他摸摸她的头,算是鼓励。
  “我还是办得到的嘛!”她得意的再吸了一口,整个人瘫在沙发上,“终于学会了,真好。”夹烟的手指微微颤抖,几乎快拿不住香烟了。
  “姿势不对。”他纠正她的拿法,“无名指跟小指收进去,你抽烟的手势真难看。”
  “喔……”
  雷骥的视线在两人手上来去,脸色突然一变,“你的手……”
  “嗯?”
  “是女生的手!”
  他在说废话吗?
  他将她的手用力拉到他的面前,与他的并列。雷骥的大手宽厚修长,肤色红棕,黎缡的手明显小了一号,而且指尖纤细,白皙无瑕,这不是涂粉就可以掩盖过去的。
  “该死!”他脑筋一转,“明天戴手套上工。”
  夏天耶!戴手套要热死她啊?
  “戴不戴?”敢用抗拒的眼神看他?找死。
  人为财死。“戴……”
  “为配合手套,你以后都给我穿西装。”
  她会中暑!一定会!
  西装还没上身,她已经热得全身发痒了。
  “我当替身的工作只有这一个月吗?”她突然想到她似乎没有看清楚合约就为了钱胡里胡涂签了名。
  雷骥横了她一眼,“你认为呢?”
  “你休假回来应该就不用替身了吧!”老天保佑,希望只有一个月。黎缡暗暗祈祷着。
  这么不想当他的替身啊?想她发现两人要共住一个屋檐下时,那眼神像准备引颈赴死的世界末日模样,他就觉得这女的可以留下,即使他后来发现她真的很笨。他受够了女人一看到他,就像苍蝇看到食物一样,前仆后继,只想把他吃光扒光,而他还得忍耐,不能直接破口叫她们滚!以后这麻烦事就有人帮忙分担了。雷骥的嘴角忍不住扬起。
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网备 - 豆豆小说网备 - 豆豆小说网手机版
豆豆书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格菲小说 - 巴巴书库 - 西西书库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猪猪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