魔王的替身女友 第4章

  “等等,你是说我要跟他住一起?”这跟他刚才的保证不一样啊!
  “我是说有需要的时候。”
  “譬如?”
  这女的怎么这么笨?这种事还要明讲吗?“他在饭店跟别的女人过夜,你就要住他家。”成堂青只得耐心的解释着。
  “做不在场证明?”黎缡恍然大悟。
  “没错!”总算懂了,阿弥陀佛。
  黎缡松了一大口气,“还有呢?”
  “这是他接下来的行程表。”成堂青将行程表拿给黎缡,“我明天会对外宣布雷骥因为演唱会太累,身体不适,无法开口讲话,所以你不用担心。”
  翻了翻,还好不太多。
  “雷骥喜欢搞神秘,所以除了工作以外的宣传,他都不配合!”很明显的,成堂青对这一点很不满,“害我们少赚了很多钱。”后面这一句才是重点。
  “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,所以不用担心出错。”他搬出如山高的录影带给她,“这些今晚看完,你一定要把雷骥的举止给学起来,懂吗?”
  今晚看完?黎缡瞪大了眼。怎么可能?!
  “不可能也要做到!”成堂青严厉的看着她,“出问题就要罚钱,懂不懂?”
  拿钱压她,真可恶,难道她看起来就是一副穷酸样?
  咬牙点头,“我今天会看完!”
  ddshu ddshu ddshu ddshu ddshu ddshu ddshu ddshu
  当个替身,不仅有优渥的薪资拿,还有大房子可以住,还真是不错啊!
  黎缡像个进大观园的刘姥姥,在雷骥的房子里四处东摸摸、西瞧瞧。屋子里摆的家具质感好,高雅又大方,动线流利,品味独具,跟他本人一点也不像。这是一间温暖的房子,除了少了人气以外,是间一旦住下就不想出门的好房子,看得出来主人曾经用心的装潢过。
  成堂青告诉她房间在哪,并交代了一些事项后,人就走了。
  “别忘了看录影带。”成堂青临走前不忘叮咛。
  望着视听室里几乎跟她一样高的录影带,黎缡就一个头两个大,一开始住进好房子的兴奋感荡然无存。“看就看吧!”她叹口气,蹲在录放影机前,将第一卷录影带放入。
  那是一场记者会,从头到尾就见雷骥冷着一张脸,酷酷的回答记者的问题。当记者问到有关绯闻之类时,他老兄就来个相应不理,当作没听到。这很简单嘛!反正她又不用开口说话,只要板着一张脸就行了吧!
  从更衣室搬来穿衣镜,黎缡学着他的坐姿,有点懒散的张开双脚,脸上表情像刚被倒了五百万的会一般。
  音响传出录影带里的记者问题,“听说吴芬燕是因为你接演这档新戏,才答应演出的是吗?”
  “我不清楚。”黎缡学着他的语调,镜子里的男装丽人嘴角微微一勾,“真像!”黎缡咧开嘴开心的笑,“想不到我满有演戏天分的。”
  “老王卖瓜!”
  身后突然传来男声,将黎缡吓得差点尖叫。
  “谁?”转过头去,愕然看到现在应该在飞机上的雷骥。“你不是度假去了?”
  “我是啊!”
  “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?”
  “我在家里度假!”
  “什……什么?”因为太过惊讶,害她口吃了。
  “有哪个地方比家里更好的?”他走到她面前,话带威胁,“你敢告诉成堂青我在这,我就让你吃不了兜着走!”
 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说谎!”
  他脸上丝毫没有愧意。
  “你老实说你要在家度假就好,何必说谎?”黎缡完全搞不清楚这些人做事的逻辑。
  “我如果待在台湾,还需要你吗?不排一堆工作压死我才怪!”他一脸“你真笨”的鄙视。
  等等,她忽然察觉到一项严重的事实。“那你要住在这里吗?”
  “当然!”
  救命啊,她不要跟他住在一起啊!
  “那五个女人呢?会轮流出现吗?”她没忘他还有一堆床伴哪!
  “我不让不相干人士进来我家,”他不怀好意的盯着她,“这里只有我跟你!”
  她立刻作下决定,“我搬回去!”
  他拉住意图逃跑的她,“不遵守工作合的,罚款一千万!”
  她转头瞪着他,眼神有恐惧。
  “我对男人没兴趣!”
  她是女的!
  “对‘自己’动手动脚不是很恶心吗?”他很不屑的撇嘴。
  天啊!她可不可以泼硫酸毁了这张狗嘴吐不出象牙的俊脸!这样就不会有人说他们长得像了!
  第二章
  “不是这样,你刚刚吃一斤大便啊?”雷骥不耐的吼道。
  为什么当红偶像说话这么粗俗?黎缡欲哭无泪的想。
  “你完全没抓住重点,不是只有板着脸就可以!是酷,懂不懂?酷!”雷骥迫不得已亲身示范。他眼盯着面前的镜子,看似微笑,又似不屑,有点冷又不太冷,与旁边像吃了一斤大便、摆着臭脸的黎缡果然不太一样。
  黎缡想不通到底是哪个精髓她没抓到。所谓的酷不就是板着一张脸吗?谁摆得出像他那张可以让众家女生惊叫“酷”,又隐约觉得他眼正瞧着你,独独对你放电的那种勾魂摄魄?那就好比叫一个双脚残废的人将脚抬到头顶一样,是天方夜谭。
  排练了一个晚上,被本尊骂得臭头,大便指数正以极快速度上升。“我跟你说!”黎缡唬地一声站起。
  “想放弃?不行!”他只要花一天把这个替身训练起来,他就可以悠哉一个月,投资报酬率划算,当然不可放过。
  “我没有要放弃,我是想麻烦你再示范一次。”
  朽木不可雕啊!雷骥懒懒的再摆了一个令人目眩神迷的慵懒神态,黎缡不知从哪拿出了一把尺跟量角器,在他脸上比画着。
  “你在干嘛?”练习到发疯了吗?
  “抓不到要领,只好先确定距离跟角度啦!”她专心的量着他嘴巴的宽度,嘴角若有似无的上扬角度,并逐一记录着。
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网备 - 豆豆小说网备 - 豆豆小说网手机版
豆豆书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格菲小说 - 巴巴书库 - 西西书库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猪猪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