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贞新娘 第27章

  他跳下河救了她并照顾她,震惊之余,不由充满希望地想,也许苏木楠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恨她?或许对她还有一丝丝感情?
  想到这个可能性,她仿佛觉得温暖的阳光照亮她冰冻的心房。
  她原以为,在被他伤害这么多次后,她可以放弃他,忘记他,可是来到青桑坡后才明白,她根本就无法忘记他,因为爱他,爱了一辈子,如果失去他,她的余生都将化为尘土,毫无意义。
  可是,苏木楠真的对她还有感情吗?
  忆起在山道上无法驾驭惊马时,苏木楠突然出现,奋力控制住马车,当她从痛苦中醒来,是那温柔的眼睛和轻轻的碰触安慰了她……
  苏木楠确实救了她,并一直照顾着她,可是,他为何要这样做?
  忆起坠河时那些坚硬的石头碰撞身体的剧痛,和沉入河水时,携带泥沙的冰冷河水灌入口鼻,所带来的骇人窒息感,是那么痛苦,那么危险,可对她充满恨意的苏木楠却为了救她一命,冒险跳入浊浪翻滚的激流中,这不是有点令人费解吗?
  苏木楠是因为对她仍有感情而救她吗?还是……
  不,他只是保留了过去乐善好施的天性,乐意解救遇险遭难的人,而你恰巧是那个他“顺手”救出的人。
  “苏木楠在哪里?”她轻声问。
  顾芫香抓起她的右手,将把她的手臂与身体绑在一起的带子扯掉,骂道:“你还好意思问?还不是为你找郎中、寻好药去了。”
  柳青儿因她猛烈的抽拉动作而痛得紧闭双眼,屏住了呼吸。
  当缠住她双手的所有布条都被扯掉后,她感到全身更痛更沉。
  “老天,他没有骗我,你伤得真不轻呢!”
  顾芫香的尖叫声让她张开眼睛,并顺着她的视线低头一看,当即被自己身上惨不忍睹的伤吓了一跳。
  她身上的布条大都被抽走,只有胸腹部的没有拆掉,露出来的肌肤上,除了凝固着血块的刮伤外,布满了深浅不一的青紫瘀伤。
  她想用手遮盖着赤裸的身体,却发现右手几乎举不起来,左手背上则有个鸡蛋大的肿块及溃烂的伤口,至于看不见的脊背,从顾芫香的表情看来,她知道好不了多少。
  她搜寻自己的衣服,看到双腿上也有不同程度的伤疤和瘀青,难怪苏木楠面对她几乎赤裸的身体时,会是那样一副表情。
  她了然地想,如此丑陋的躯体,任谁见了都只有厌恶。
  心头涌出的酸楚远超过身上的痛楚,但令她更为沮丧的是,她找不到自己的衣服,难道,他把她的衣服扔掉了?
  无助感和极度的失望像千万只蝇蚁般啃啮着她的心窝,令她泪眼迷蒙。
  “穿上衣服,快点离开!”
  几件熟悉的衣物落在面前,她心头一宽,“是我的!”
  “没错,是你的,我帮你洗好烘干了。”
  “谢谢?”
  “没必要。”顾芫香冷然道:“要不是因为苏爷,我才不想为你做任何事。”
  柳青儿知道这是实话,于是无心多言,此刻,说话对她而言是件痛苦的事。
  她吃力地穿衣,顾芫香则意犹来尽地继续数落着。“你真是个麻烦货!如果不是大雨冲毁道路,耽搁了我的时间,让我早点追上苏爷的话,我才不会让他帮你脱衣治伤呢!你这样的女人只会给他带来霉运,趁早死心离开他吧!”
  柳青儿放下手里的衣服,用严厉的眼神看着她。“如果你出去,让我安静地穿衣服,我会尽快离开。”
  顾芫香瞪着她,随后脚跟一跺,扭着腰身出去了。
  没有了令人烦躁的尖叫声和咒骂声,柳青儿大大松了口气。
  忍着浑身的伤痛,她靠在墙上笨拙而缓慢地穿上衣服,心里庆幸地想,不管怎样,她还是感谢苏木楠保留了这些衣服,否则她如何走出这里?
  想到苏木楠,她的心仍涌上难以抑制的酸楚。
  可是,无论多么希望他能听她解释,相信她的无辜,可是,经过了这么多冲突后,她知道顾芫香是对的,她应该死心地离开他。
  走出小屋,来到只有半间屋顶的残破外屋,她看了眼昨夜苏木楠抱她来过的墙脚,然后缓缓走出房门。
  这个短短的距离几乎用尽她全身的力气,扶着粗糙的墙壁,她努力挺直身躯,眼前是个荒凉的山坡。
  “这是哪里?”她虚弱地问倚在大树上的顾芫香,真希望自己能大声一点。
  顾芫香懒懒地说:“不知道,不过你不必担心会迷路,从这里到河边只有一条道,沿着河边走,你总能回到青桑坡。”
  是的,只要她不倒下,她一定能走到她想去的地方。
  “我在这里多久了?”她轻声问,仍在寻找行走的方向。
  “三天。”
  三天?她暗自吃惊,河堤惊马仿佛才昨天的事,可竟然已经三天,青桑坡的李小牧和其他人一定急坏了,但愿他们没有惊动京城董府。
  见她四处张望,迟迟不走,顾芫香冷冷地警告她。“不要以为苏爷救了你就是对你旧情复燃,他根本就不要你,只是你死了,他找谁报复去?”
  柳青儿胸口剧痛,难道这真是他救她的原因?她不想相信,可是想想他对她的所作所为,她又有什么理由怀疑?他不是早说过他活着就是为了报复她吗?那她当然不能死,否则,不是也得连累他死吗?
  见她面色苍白地站在那里,顾芫香催促道:“快点走吧!我可不希望苏爷回来时,你还在这附近。”
  她仿佛没有听见似地一步一步地往山下走去。
  是的,她确实该走了,远远地走离他,像一个靶子似地等着他的报复,也许就是她今后活着的意义一一为满足他的报复欲/望而活!
  满目的秋草,见不到一个人影,虽然雨停了,太阳出来了,可是三天的暴雨使得道路十分泥泞难走。
  天气很冷,可才走了一小段路,她已经满头大汗。
  每走一步,她仿佛能听到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在发出抗议,每一次呼吸都痛得要她的命。
  下山的路并不好走,为了避免滑倒,她捡了一根拈树枝支撑着自己越来越虚弱的身体,继续往山下走。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网手机版
豆豆书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格菲小说 - 巴巴书库 - 西西书库 - 股票价值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猪猪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