藏不住的深情 第36章

  还好,可琪似乎没有严重的外伤,趁着她们两个昏迷的同时,大伙儿全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高伟桀身上。
  采诗!没错!他在可琪跌下楼梯的剎那,的确是这么叫的!
  培风那时虽然极度驾慌,但并没有漏听他那句“采诗!”的惨叫。
  “伟桀,能否请你解释一下,刚才美情说那些话是什么意思?”宋明云首先发难。
  “她是在胡言乱语。你们是知道的,美倩最近精神有些恍惚,所以你们别听她胡说。”高伟桀拚命的辩白。
  “那你为何叫可琪为采诗?”培风立刻问道。
  “我有吗?你听错了吧。”他硬是死不认帐。
  “伟桀,我们也听到了呀!你的确叫了一声采诗,那不是官先生的女儿吗?”方以姿也开口道。
  “我……我大概一时情急叫错名字了,你们也知道她们两个长得很……”他似乎打定主意想瞒天过海。
  “你不要再骗人了,把话说清楚!”培风再也忍不住了,纵声大骂。
  “我……”
  “不!不要抢走培风!不要!”高美倩在此刻醒来,含泪大叫。
  “美倩……”培风一脸歉然,毕竟他是负了她。
  “培风,你不要离开我,我们是相爱的……培风……”高美倩在培风怀里嚎陶大哭。
  培风一阵心酸,但是事到如今,他是注定要辜负高美倩了,他心里非常清楚。
  “美倩,你不要这样,我知道我对不起你,但是我们已经不可能了,你和我一样明白,不是吗?”
  “不!绝不!你是爱我的,对不对,培风,你是爱我的,你说呀……”
  “美倩,求求你冷静一点,面对现实吧!”培风痛苦的说道。
  “不!我不信!你们都在说谎!可琪不是养女,可琪也不是官采诗……”
  “美倩,你冷静点!”高伟桀大吼一声,好不容易大伙儿把注意力移开了,这会儿……果然,大伙儿又把注意力转向高伟桀。
  “高伟桀,你快把话说清楚!”培风可难缠得很。
  “什么话呀?!”他就是抵死不招。
  “高伟桀!”培风暴跳如雷。
  “唔……”可琪呻吟了一声。
  “可琪!可琪!你醒了?还好吧!”
  宋明云夫妇连忙凑过去,连培风和高伟桀也暂时放弃争执,挨了过去。
  “可琪!”
  可琪缓缓的睁开眼睛,她向周遭的人扫射了一番,久久才说:“我不是宋可琪,我是官采诗。”
  “你恢复记忆了?!”高伟桀失声大叫。
  “嗯。”她轻轻点头。
  室内顿时陷入一片死寂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官采诗才轻轻柔柔的诉说着,那段被尘封多时的故事……真相。
  “那天,我和可琪,还有伟桀三人一起搭飞机到台湾来。在飞机上,可琪一直兴致勃勃的拿着全家福的照片,为我一一介绍她的家人,她一百坚持要给许久未见的双亲,一份意外的见面礼,正巧,我们两个人长得很像,所以可琪便提议和我互换身分,打算和双亲开个玩笑。她为了让这个计划天衣无缝,还把腕上的手炼取下,戴在我的手上。我和伟桀觉得不妥,因为我们知道,那是她的双亲自小要她戴着,给她保平安用的,于是我们便想说服可琪打消念头,就在此时,飞机发出一阵异常的巨响,不一会儿又一阵……然后飞机开始失速下坠,以后的事我便不记得了……”
  “怎么会有这种傻事?那手炼是可琪的亲生父母留给她的呀!”方以姿悲恸的哭诉。
  “接下来的事,能否请你继续说明,高伟桀?”培风转向他。
  “我……”高伟桀见大势已去,便缓缓的开口道:“失事后,我一直昏迷不醒,等我恢复意识时,便立刻寻找空难的死者名字,结果,采诗的名字赫然出现在上面,于是我又打电话到美国打听,结果朋友告诉我,官采诗早在一个月前人土为安了。正当我哀痛万分时,美倩告诉我可琪获救却失去记忆了,听完可琪获救的经过,我心中大为惶恐,直到我再度看到可琪,我便确定她是采诗,不是可琪。”他痛苦的回忆着。“而我又一直暗恋着采诗,所以就将错就错,打算瞒天过海……”
  室内再度陷人死寂。
  真相,终于大白了!
  “这么说死的人是可琪了,而且是以官采诗的身分死去。”培风做出结论。
  高伟桀不语,只是点点头。
  “不要责备哥哥,我也知道真相的,只是……我怕失去培风,哥哥怕失去采诗……”高美倩大声哭喊。
  “这不是真的……这不是真的……”
  方以姿在宋明云怀中失声痛哭,宋明云则不断安慰她,他的眼角也是一片湿濡。
  心爱的女儿得而复失,他们怎能不伤心?怎么不悲恸呢?
  高美倩则靠在高伟桀怀里不断哭泣。
  室内一片愁云惨雾。
  真相终于大白了!结果竟然是如此的今人心酸。
  培风和采诗未曾再说过任何一句话,只是用一种很复杂的眼神,凝视着对方。
  夜,很深很深了,然而,屋内的人却没有发现夜已是如此深沉,只是不自觉的沉浸在属于自己的悲伤与喜悦。
  今夜的月色难得如此清丽,然而对宋家客厅里的人们而言,却只是平添几许愁绪与落漠。所有的谜云在今夜全都落幕了,完完全全的落幕了。
  尾声
  高伟桀陪着高美倩远赴瑞士疗养,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了。不过,他们却也走得了无遗憾,毕竟感情这回事是勉强不来的。
  宋家一行人此刻正准备出发,前往美国官家。
  一来是让采诗和家人团聚。
  二来是领回可琪的骨灰,让她能以自己的名字再度长眠。
  最后,也是最重要的目的,他们是打算向官天富提亲,请他成全培风和采诗这对恋人。
  “你真的愿意嫁给我吗,采诗?”培风还是不能放心。
  “你有异议?”采诗深情款款的揪着他。
  “当然不!我是怕你中途反悔。”
  “如果我真的反悔呢?”
  “不行!”他眼珠子一转,“那我就演出一记“红颜劫”,便把你抢回家当老婆!”
  “这么说,我是注定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啰!”她红着脸,撇嘴道。
  “当然!你永远属于我,永生永世。”他热情的说道。
  “那你要爱我永生永世哦!”
  “我一定会的,我这一生注定要为你疯狂的,我发誓,我宋培风永远只爱你一个!”他指天立誓。
  “培风……”她淌下幸福的泪珠。
  “嗨!你们两个,再不过来,我们可要自己走啦!”宋明云和方以姿靠在车门边,朝着他们猛笑。
  “哦!就来了!”
  他们携手奔向慈爱的双亲,两人的背影看来是那么的满足,那么的幸福……深情,果然是藏不住的,不是吗?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网手机版
豆豆书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格菲小说 - 巴巴书库 - 西西书库 - 股票价值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猪猪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