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火青春 5 第29章

  Max轻笑两声,深具玩味地对着伊藤忍诡笑:「你的眼神不对!你真的只把令扬当 成朋友吗?」
  伊藤忍杀气更炙,森邪阴冷的狞道:「轮不到你来干涉我和令扬的事!」
  Max愈说愈热烈、愈说愈亢奋:「你又何必自欺欺人?难道你一点也不想独占那小 子?难道你一点也不羡慕独占令扬的我?」
  「你去死!」伊藤忍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。
  南宫烈提醒愈来愈激动的伊藤忍:「别上他的当!他是存心激你的。」
  「我才不会上这白痴的当!」伊藤忍不屑的吼道。
  正和展令扬缠斗不休的雷君凡突地心生一计,对身旁的安凯臣悄言:「这样下去不 行,必需出奇制胜才成。待会儿我掩护你,你趁隙瞄准Max和邪煞那两个家伙各赏他们 一枪,我会趁令扬被枪声影响分神时点他穴道,然后我们就诊乱撤退。」
  「好,就这么办。」安凯臣一口应允。
  原本这该是招极可能反败为胜的奇计,偏偏天不从人愿,他们忘了最重要的一点- -令扬虽忘了他们,但令扬神机妙算的本事可是一点也没有减退。
  因此,安凯臣虽然照计划瞄准了Max,也准确无误的射击,但射中的却是在千钧一 发之际,冲过去替Max挡枪的展令扬。
  「令扬--」
  面对意外的冲击,安凯臣震愕得完全呆楞,连手中的枪掉落地面也无知无感。
  伊藤忍不由分说,转身就举枪瞄准安凯臣的心口扣下扳机。
  「住手,忍--」展令扬熟悉的叫唤震松了伊藤忍即将扣下扳机的手指。
  「令扬!?」
  此际,震愕的不只东邦五人和伊藤忍,还包括Max和邪煞。
  「头……我的头好痛……」展令扬突地垂下脸,双手紧紧抱头沉吟。
  邪煞趁机将展令扬搂进怀中,取出随身携带的针筒和药剂,动作俐落迅速、毫不含 糊地在展令扬颈项扎了一针,展令扬旋即在他怀中昏迷不醒人事。
  「住手,你做什么--」向以农话还没吼完,就被同伴强行拖离。
  Max和邪煞似乎也无意留人,任东邦五人和伊藤忍消失在他们视界中。
  第四话 势不两立4
  宁谧的深夜,一直传出反复的对话。
  邪煞对着深陷催眠状态的展令扬重复暗示着:「你是Max和我的忠实手下,你不认 识伊藤忍、雷君凡、安凯臣、南宫烈、向以农和曲希瑞,他们六个是敌人,是想对 Max和我不利的敌人,所以也是你的敌人。」
  「不是……」
  「是!」
  「不是……忍和君凡他们是朋友……不是敌人……」
  「不对,他们是敌人,你不认识他们,他们是敌人!」
  「不……」
  邪煞双眸逸泄令人不寒而颤的森冷恨意,又在展令扬的身上扎了一针。
  然后,他又不厌其烦地做强烈的深度催眠。
  「伊藤忍、雷君凡、安凯臣、南宫烈、向以农和曲希瑞是敌人,陌生的敌人,不是 你的朋友!」
  「不是……是朋友……」
  「是敌人!」
  「不……」
  如此强迫中奖的深度催眠暗示、抗拒、加强剂量……重复的动作彻夜持续进行着, 直至曙光乍现才宣告终止--「伊藤忍、雷君凡、安凯臣、南宫烈、向以农和曲希瑞是 你的什么人?」
  「……敌人……」
  「没错,是你的敌人!」邪煞冷漠的唇瓣这才勾勒出满意的胜利笑意。
  始终在一旁冷眼旁观的Max无声无息的靠近,轻轻托起展令扬缺乏血色的脸,语气 复杂的问道:「为什么替我挡枪?」
  展令扬浅浅淡笑:「别问我理所当然的事……」
  接着,展令扬便沉沉昏睡。
  折腾了一夜,肩膀又负伤,他是该累了,很累很累。
  邪煞把展令扬抱回房间,小心翼翼地将他置于床上,十分温柔的替他盖上羽被,轻 轻地拨了拨他额前的头发,斜坐在床沿静静地深凝着展令扬俊逸的睡颜,许久都不曾有 进一步的动静。
 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邪煞渐渐地有了下一步动作。
  他若有所思的轻执起展令扬略嫌冰凉的手,内心十分激荡澎湃的沉吟:「别走…… 留在这里就好,令扬……」
  昨夜的事件,加深了他对这个不可思议的俊美少年强烈的执着。
  他已经决定把这个少年占为己有,不论用任何手段!
  邪煞又静静端详他半晌,才悄声带上门离去。
  Max斜靠在门外的回廊上等他,因此邪煞一走出门便和Max打了照面。
  「令扬的情况如何?」
  「没事了。」邪煞和Max并肩斜倚在墙边。
  「好个意志力超强的顽强小鬼呢!」
  「说的是。这小鬼绝对是我所见过的人之中,意志力最强、最难被催眠暗示成功的 可怕家伙。」邪煞打心坎里为展令扬的坚强意志力折服。
  正因为难于驯服,所以愈想要、愈志在必得!
  「现在呢?」Max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展令扬为他挨枪的那一幕,以及展令扬那一句 :别问我理所当然的事!
  「没问题了。」
  「那就杀了那六个碍眼的小鬼。」Max下定决心。
  当猎物只有一个,觊觎者却超过一个时,得到猎物最稳当的方法就是杀光其它的觊 觎者。
  「就这么办。」邪煞眸底迸逸的杀气和Max一样浓烈。
  今晨的阳光看起来分外灿烂耀眼。
  ※※※
  在相同的光子拥抱下,东邦五人和伊藤忍之间的气氛却陷入冰河时期。
  「杀了我!你一直想杀了我的不是吗?快杀了我!」
  安凯臣不停地挑衅冷着一张夜叉脸的伊藤忍。
  若不是雷君凡点了他的穴令他动弹不得,他早就自己动手毙了自己了,才不会像现 在这样费尽唇舌的挑衅伊藤忍。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网手机版
豆豆书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格菲小说 - 巴巴书库 - 西西书库 - 股票价值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猪猪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