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火青春 5 第24章

  「邪煞没有嫌疑吗?」曲希瑞问。
  「不,那位邪老兄不像是受人之托就肯替人卖命的角色。」展令扬笃定的否决。
  向以农十分认同展令扬的论点:「邪煞那家伙和我一样开锁功夫一流,如果他真想 杀莫扎特老兄根本易如反掌,莫扎特老兄只怕早就魂归九重天了,而且还是神不知鬼不 觉的。」
  「那么我们就防患于未然的先下手为强。」展令扬邪邪一笑。
  「怎么个先下手为强法?」
  「这个交给希瑞使成,只要用希瑞最拿手的催眠暗示先把那匹疯马彻底「洗脑」就 OK啰!」展令扬使坏的时候表情格外迷人。
  「这个好办,我这就去。以农,你来替我把风。」
  「没问题。」
  同时,秘密小组会议也宣告落幕。
  ※※※
  翌日,州立监狱渡过了个没什么大事的早上。过了中午,也还差强人意,马马虎虎 。
  只有被典狱长纠缠不清、百般骚扰的曲希瑞过得比较辛苦一些。
  「来,让我抱一下嘛,可爱的小瑞瑞。对,就是这样。好乖,来,乖乖的把衣服脱 下来……」
  偷溜进典狱长办公室的向以农,一进门就看到又在一旁独自演着变态独角戏的典狱 长。
  为了不让眼睛受到强暴,向以农很聪明的背对在那儿自说自话、自导自演,变态得 不亦乐乎的典狱长。
  「你每次都这么对待他好吗?」向以农挺同情曲希瑞的处境,「我的意思是说,你 利用催眠暗示让那个变态在那儿「自得其乐」是不坏,但你这段时间内还是得饱受他的 变态语言强暴听力耶!」
  「总比身体给他占便宜好吧?反正当没听到就行了。真是怪哉,这色鬼一天照三餐 发情,连睡前也要发作一次,怎么都不会生病?」曲希瑞真想在他的饭菜里动点手脚拉 死他。
  经由希瑞无心的一语,向以农突地想到:「干脆我们就把莫扎特老兄的替身设定为 咱们的变态典狱长,你看如何?」
  「成交!我会负责让这家伙病得非送医急救不可。」一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修理这 个变态老不羞,曲希瑞便不由得磨拳擦掌起来。
  「那我就负责打造「面具」啰!」向以农看看时间,起身道:「我得去把君凡带回 特别室去了,待会再聊。」
  原来他是趁着雷君凡在计算机室替那些狱警「增加存款」时,偷溜到这儿来打混摸鱼 的。
  倒霉的曲希瑞又得独自当变态典狱长的唯一听众。
  大变态,今晚一定整死你!
  ※※※
  向以农在护送雷君凡回特别室楼层途中,把握时间将他和曲希瑞选定的人选告诉雷 君凡。
  「只要你把典狱长那张面子打造得天衣无缝就行了。」雷君凡心情显然是个大晴天 。
  善长察言观色的向以农很快就注意到这点。「嗨!从从招来,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 大突破的进展?」
  虽说雷君凡到计算机室是帮典狱长及狱警们「创造存款」,但那只是烟幕弹,他真正 的任务是查出陷害莫扎特的幕后主谋。
  「我快找出主谋是谁了。」雷君凡喜不自胜的和同伴分享战果。
  「透露一下吧!」
  「天机不可泄露。」
  「小气!」
  雷君凡扬扬神气的眉毛,任凭向以农如何哄骗,就是不肯透露半点口风。
  回到雷君凡的囚房时,里面倏地冲出一团黑影,快如闪电的袭向雷君凡。
  雷君凡因和向以农嬉闹反应稍微慢了半拍,而被突击他的痛马扎扎实实地击中一拳 飞出了信道,重重的撞上护栏倒地。
  「住手,不准闹事!」向以农立即护着雷君凡。
  「滚开!我要好好教训这小子,竟敢愚弄本大爷!」疯马完全没把向以农的警告当 一回事,冲过去又要踹雷君凡。
  忽地一个人影闪进向以农和疯马之间,狠狠地赏了疯马连三个回旋踢,把疯马重重 地踢翻倒地。那个人不是别人,正是展令扬。
  在疯马还没来得及起身回防前,展令扬又毫不留情地踢碎他的下巴。
  「令扬,快住手!」向以农怕事情闹大会节外生枝,使尽气力阻止宛如发狂猛兽的 展令扬。可是他更明白想制止现在的令扬难如登天,因为君凡受伤了。上回他受伤时, 令扬也是完全不听劝阻一副想致元凶于死地的鬼煞样。
  展令扬果然不顾向以农的劝阻制止,又恶狠狠地踹断了疯马的鼻梁。
  雷君凡眼见骚动愈来愈大、愈来愈引人侧目,只得急中生智地使出杀手茧,装出痛 苦不堪的呻吟:「令扬,我的肩膀好痛,你快过来帮我看看,好痛……」
  这招果然见效,展令扬又重踢了疯马一脚便旋身冲到雷君凡身边查探他的伤势。
  向以农则趁这个机会制服疯马,收拾善后。
  「肩膀让我看看……」展令扬俯下身躯侧垂着脸,以致于没人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 情。
  但雷君凡却从他微颤的双肩感受到他此刻情绪正激烈的起伏。
  每每展令扬会失去冷静,变得如此激动一定和他们五个有关。这点,他们五人都非 常清楚的明白,所以雷君凡更加不忍心见展令扬如此。
  于是他忍住剧烈的疼痛,轻柔的搂抱着展令扬,让令扬的脸埋在他的胸前,低低柔 柔的安抚他:「冷静点,令扬,我没事的。只是左肩受了点伤,你别这么紧张。」
  展令扬的声音变得十分沙哑的低吼着:「我不信……」
  闻讯赶来帮忙维持秩序的曲希瑞,很快地帮雷君凡检视了一下伤势,见雷君凡并无 大碍,轻吐了一口气,也加入安抚展令扬的行列:「令扬,放轻松点,君凡的伤真的没 有大碍,我说的话绝对不会错,是不是?」
  「真的?」展令扬的声音还是充满质疑。
  「我保证。好了,我和以农得走了,否则怕会引人疑窦。冷静下来,OK?」
  曲希瑞真希望南宫烈现在在这里。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网手机版
豆豆书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格菲小说 - 巴巴书库 - 西西书库 - 股票价值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猪猪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