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火青春 5 第19章

  「晚安!」
  于是六个人各自回房就寝去。
  ※※※
  我有事回家一趟,不必太想我!
  扬夜半三更,展令扬盯着留在桌案上的字条半晌,便无声无息地自窗台离开房间, 趁夜疾行远离异人馆。
  跑了约莫三十分钟,斟酌了距离,离异人馆够远了展令扬才停下来歇口气。
  阒黑的树丛倏地亮起两道璀璨光线,笔直射向展令扬。
  「要不要喝口茶?跑了那么久一定很渴吧?」
  「你们--」眼看五个同伴,一个也不少的坐在车子里对他笑嘻嘻的招手,他很快 重新振作,笑容可掬地表示道:「我有点私事要办。」
  「我们知道。你要回家,所以我们决定跟去你家玩玩。」向以农摇摇手上那张字条 。
  「别忘了我有很敏锐的第六感,又有失误率0的超强占卜术,想甩开我们可不是那 么容易的事。」南宫烈把玩着手上那一叠特制扑克牌。
  「你们--」
  「我们是福祸都要一起享、一起闯的好伙伴对不对?」这话由曾经逃开过同伴们的 向以农说来格外具有说服力。
  展令扬转过身背对着五个好同伴,久久才说:「这次的事和以往不同,不是一定回 得来的游戏,所以--」
  「所以我们更要一起行动。」
  「你们还不懂吗?这次要去的地方一点也不好玩,是州立监狱,听懂了没?」
  过去无论怎么闹,至少都在自由自在的广大天空下,这回却不同,监狱是个没有人 权、没有法律、没有明天,更不知能不能安全脱险的黑洞。
  尤其对他这五个出身豪门世家的同伴而言,那更不是他们所能想象的恶劣环境。因 为以他们的出身,像监狱那种不是人去的鬼地方这辈子都该只会在电影里看过。
  他不希望让他们到那种地方去冒险,迎接他们的应是光明璀璨的未来,而不是生死 难卜的人间地狱,他绝对不能拖他们下水。
  雷君凡很严肃,几乎可说是威胁的代表同伴发言:「令扬,有件事希望你也能弄懂 ,一个人要被判入狱并不是太困难的事,是不是?所以即使你不让我们跟,我们自己也 有办法进得去,不是吗?」
  「而且莫扎特的事我们六个人都有分,你别想一个人独占。」安凯臣为雷君凡帮腔 道。
  一时之间,除了满天闪烁的星星,四周静寂无声。
  展令扬始终背对着他们不发一言,五个同伴也未再吭声,只是默默凝睇他逸泄着矛 盾与无限落寞的背影。
  晨曦不知在何时悄悄地造访了尚在酣睡的万物,展令扬终于有了动静。
  「答应我一件事。」
  「说说看。」
  「该放手的时候一定要放手,不要蛮干。」
  「彼此彼此。」
  「那我们就先回去好好睡个觉吧!」展令扬总算不再以背影对着他们,而是和平常 一样的神情老实不客气的钻进车子里,把身边的南宫烈当成靠枕,倒头便天下太平的睡 去。
  五个好伙伴互视一番,不禁莞尔。
  车子在晨曦的陪伴下,平稳地开回异人馆。
  回到异人馆,展令扬便一马当先的往自己的房间走,打算好好补眠、养精蓄锐。
  走到起居室时却被五个同伴给扑倒在起居室。
  在他还没搞清楚状况时,向以农和曲希瑞已经把六个人的枕头、羽被全给搬到起居 室来,而且五个人很百默契的把展令扬夹挤在中间排排睡。
  展令扬费了好大的劲才能好好喘一口气,投降的讨饶道:「我发誓我不会再单独行 动了,行了没?」
  「你的话虽然可信度很高,不过我们还是一起睡吧!」南宫烈的语气虽柔得似水, 态度可是坚硬得彷如铜墙铁壁。
  「干脆我帮令扬在双腿点个穴,助他入睡好了。」雷君凡很热烈的提议。
  展令扬实在拿他们没辙,不过祸是自己闯出来的,只好自己收拾了。
  「只要我答应让君凡点穴,你们就肯乖乖的睡了是吧?」
  「真的可以?」五张大嘴不敢置信的齐张。
  「再过三秒我就要改变心意了。」
  雷君凡闻言,二话不说的便连点了展令扬几处穴道,让他无法自由行动,五个好同 伴这会儿才敢安心的入眠。
  折腾了一夜大家都累了,很快便结伴去和周公闲磕牙了。
  ※※※
  落霞满天时分,异人馆来了位意外访客,正巧充当唤醒六只睡虫的Morningcall。
  「老爷爷你来得真是时候,我们正在想你呢!」
  六个小恶魔一见到老约翰就全部黏上去。
  老约翰一看见六张讨人喜欢的面孔就气不起来,只能连叹数声,语重心长的说:「 谁教你们这么令人头痛,与其让你们自己去乱闯胡搞,不如把话说清楚一点。」自昨晚 接到这六个小鬼的电话,他就再也没好好阖过眼。
  「这么说来,老爷爷要掺一脚了?」
  「如果我说这件事很危险,弄个不好会有杀身之祸要你们别插手,你们也不会听的 ,是不是?」老约翰多希望他们能打消去意,可惜六双坚定不移的眼睛硬是摧毁他天真 的妄想。
  老约翰沉默片刻才又沉沉地道:「莫扎特现在很危险,有人想置他于死地。本来莫 札特是被判死刑的,后来在莫里(国防部长)、Brady(CIA局长)还有我三人联合力保 下才改为无期徒刑。
  可是对方既然非要莫扎特死不可,一定会往监狱里动手脚,所以莫札侍在监狱被杀 的可能性很高。」
  「那个想置莫扎特于死地的人是谁?」
  「不知道,我们只能推想可能和两年前涉及BenGrat血案的人有关。但那件血案牵 扯到总统本人,就连身为CIA局长的Brady,因为不属于总统的心腹人马,所以也无从得 知。」
  「那莫扎特入罪最直接的罪名究竟是什么?」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网手机版
豆豆书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格菲小说 - 巴巴书库 - 西西书库 - 股票价值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猪猪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