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火青春 5 第15章

  此时,曲希瑞接获向以农的讯号,说他已和南宫烈会合,两人正朝他们这边前来。
  Lion笑一声,重叹道:「遗憾的是我已经没机会实现对兄弟们的承诺,还连累他们 为我陪葬。」事情至此,Lion早已视死如归,唯一放不下、过意不去的便是一直死忠跟 在他身边的十二名忠心耿耿的子弟兵。
  「上校,你千万则自责,我们都是心甘情愿的。当初若不是你,我们早在六年前就 全死光了,所以请上校千万则自责,不要……」说着说着,十二个大男人都激动得哑了 声音。
  「你们……」Lion极力克制自己过于激动的情绪,本想强迫自己挤出几句话来,偏 是愈来愈激动更难于言语。
  曲希瑞趁他们大演感伤戏码时,告诉展令扬南宫热和向以农已经抵达躲在暗处静候 的事。
  于是展令扬便兴高采烈地破坏人家的感伤气氛,提高嗓门道:「好了啦!咱们先出 去,等脱险后,你们几个老头子爱哭多久都随你们,走啰!」
  耶!?Lion和十二名弟兄全是一副呆头鹅样。
  听到展令扬这句话时,在暗处憋得很难过的南宫烈和向以农立刻现身,争相哇哇大 叫:「哈啰!咱们该走了,否则若Max大叔那个没良心的奸诈鬼小人他招出咱们在这儿 的话,事情就变得不好玩了。」
  「知道啦!」曲希瑞很够意思地代表回答同伴的催促。
  「走啰!老头们,或者你们比较喜欢留在这儿等着自首?」展令扬气定神闲的笑着 ,不过语气间倒是逸泄着鲜明的诚意。
  「你们--」Lion一行人全都错愕得一时反应不来。
  几个小恶魔偏还要趁机损人:「虽说你们已经老到有可能罹患智障、痴呆和智力退 化的可能,但总不至于已经笨到忘了下水道是四通八达,不是只有单一出口的事实吧? 」
  Lion当然没忘,问题是能通往他们预备潜逃的出海口的路线,却只有一条而且已经 被Max封死。
  不过他还是决定先带着手下离开这里再说,于是便当机立断地跟着四个奇怪的小鬼 走人。
  此时,Lion才发现眼前居然有三艘类似Max弄来的无声快挺。
  「你们究竟是谁?」Lion忍不住又问。
  能弄到市面上根本没有贩售的这型无声快挺,足见这些小鬼来头绝对非同小可。
  「我们是要带你们去认识我们另外两位同伴的人。」四个东邦怪胎异口同声的合奏 。
  Lion知道再问下去也是徒劳无功,便不再探究。
  理所当然的,东邦四个小恶魔坐上第一艘无声快挺,Lion和他十二个子弟兵分别搭 乘第二艘和第三艘。
  然后一行人便靠着南宫烈的敏锐第六感,朝安凯臣和雷君凡所在的位置破浪前进。
  第三话 王牌对王牌4
  行进间,曲希瑞、向以农和南宫烈终于按捺不住满心好奇的齐向展令扬追问:「令 扬,你到底让君凡和凯臣去做什么神秘任务啊?」
  「当然是针对Max大叔所采取的应变计划了。」展令扬难得不吊人胃口。
  「应变计划!?」
  展令扬瞇起流转着邪气光采的双眸,云淡风轻地宣布谜底:「当我知道其中一个主 谋是Max时,我就猜想依照Max的为人绝对不可能真心和别人合作,公平的分享战利品。 所以--」
  「所以你就要君凡在凯臣的协助下,凭着刻印在他脑海里的下水道系统分布图,紧 急开发另外一条路线;同时要凯臣把我们自己预定要搭的船,从原订的出海口开到新的 出海口去,以便随时准备用做他途之需,对吧?」南宫烈多嘴不落人后的抢着替展令扬 把话说完。
  展令扬乐得让出发言权,和曲希瑞在一旁补充刚才和Lion、Max周旋时流失的口水 。
  向以农不甘让南宫烈一个人高谈阔论,强迫中奖的抢去发言权:「而所谓的「他途 」就是指:万一遭Max大叔背叛的另一个主谋Lion老伯罪不致死时,用来让他们顺利逃 脱的工具对不对?」
  向以农满心期望同伴对他的伟大见解给予高度赞美,没想到却被泼了身冷水--南 宫烈当真洒了他一身下水道的水。
  「以农,我发现你最近变笨了耶,只会说一些人尽皆知的废话,令扬、希瑞,你们 说是吧?」南宫烈还意犹未尽地继续报被夺去发言权之仇。
  「死烈,你居然敢拿臭水沟的水泼我,看招!」向以农眼看着就要捞起下水道的水 反攻。
  曲希瑞不慌不忙的落井下石,趁着向以农侧身弯腰去捞水时,以绝对优势制住他, 威胁着要把他丢进臭水沟里:「我说以农,原则上我并不反对你向烈报仇,不过你若是 殃及无辜的我,只要有那么一滴洒到我身上,我发誓回异人馆后一定会让你足足一个月 吃得不安心、喝得不安稳,听清楚了没?」
  「懂……我懂……」向以农当下放弃报复南宫烈的念头。
  没办法,希瑞这家伙可是下药高手,万一开罪他,可就要有一个月不吃不喝的觉悟 。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有哪些吃的会给他下了可怕的泻药、笑药、奇痒药……一大堆光 想就会头皮发麻、心惊胆跳的怪药。
  而他又没有绝对的把握在泼烈的时候不会殃及希瑞,所以只好作罢。
  南宫烈见状,占了便宜还卖乖的继续对向以农示威挑衅,向以农只能恨得牙痒痒的 暗忖:君子报仇,「三天」不晚。回去后再和你算总帐!
  曲希瑞又说话了,这回是针对南宫烈:「你不必那么得意,我并不是在帮你,我只 是不想被弄得全身都是臭水沟的臭味。你刚刚是因为很幸运没洒到我,否则回家后该注 意饮食的人可就是你了。」
  这下子南宫烈可是一点也笑不出来了,向以农乐得欣赏他的模样。
  展令扬每每遇到这种事,一定聪明的隔岸观火,乐得欣赏同伴们提供给他的免费娱 乐。
  Lion趁他们闹玩的空隙,丢过来一句憋了好久的问句:「我们的目的地是哪里?」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网手机版
豆豆书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格菲小说 - 巴巴书库 - 西西书库 - 股票价值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猪猪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