烈火青春 5 第9章

  犯人一说完便切断通讯。
  离电视摇控器最近的南宫烈立刻按下按键打开电视。
  电视果然呈现紧急插播新闻:CNN电视网方才收到骇人听闻的录像带,现在即刻播 故,请电视机前观众注意收看。
  接着,呈现在屏幕上的便是那巷录像带的内容--出现在画面上的是总统被绑架的 儿子。他被关在一间玻璃密室里,然后屏幕上发出变声过的音讯:(现在在玻璃密室释 放致死量的冰钻。请纽约市民睁大眼睛仔细欣赏。)
  之后,电视便不断传出总统儿子痛苦惊恐的表情和凄厉的哀号,终至像气球一样爆 破,化成满室肉泥血水。
  电视接着又传出音讯:(这是一种美军最新研发成功的生化武器叫「冰钻」,先前 K.B.大学和奥诺兰中学发生的疫情感染,实际上就是冰钻微量中毒所引起的。如果剂量 足够,结果就会像你们刚刚在画面上所看到的一样。
  而我已在纽约多所学校和大型医院置放足以致死的冰钻剂量,只要白宫不答应我的 要求,两个小时后那些冰钻随时都可能被引爆。
  最后,给亲爱的总统先生:你儿子的死是你造成的,他是代替你赎罪。为了你两年 前犯下的严重过失:残杀忠心为国的BenGrat。这是你应得的报应。
  再不答应我的要求,接下来就要全纽约市民为你儿子陪葬。)
  ……。
  「这下子可好了,整个纽约市一定会乱成一团。」向以农实在很同情负责指挥这次 危机任务的莫扎特。「我看莫扎特老兄这会儿会更加手忙脚乱了,真是祸不单行。」
  「说的没错。光是面对大众媒体的质询、疏散安抚陷于极度恐慌与愤怒的纽约市民 ,以及全面瘫痪的交通就够莫扎特老兄受的了。依照这情况看来,只怕出动纽约各部单 位的警力也不胜负荷,势必得再从最近城镇调派警力前来支持才行。」曲希瑞开始同情 起美国政府。
  「我看不只警察,连军方都得调派兵力帮忙了。」安凯臣轻吐一口气。
  「这么一来,军方除了应付犯人三枚核弹的要求外,又多了一项重担,只怕会和 CIA那边一样分身乏术,可怜!这个犯人实在高竿,令人佩服。」雷君凡对这个超级高 手主谋愈来愈感兴趣了。
  「而且我的直觉告诉我:这个犯人一定和总统老兄有很深的私人恩怨。」南宫烈也 一样兴致愈来愈高昂。
  这就是东邦人特有的特质:愈是遇上强劲的对手就愈是玩兴高昂、斗志高张。
  「我的直觉还告诉我:主谋不只一个。」南宫热的超强第六感向来准确率百分之一 千。
  「不管主谋是几个人,反正等我们去会会他们便知道了。」展令扬一向偏好话出惊 人的游戏,这会儿自然也不例外。
  「你知道犯人在哪里!?」十个大眼睛齐瞪一脸无关紧要的展令扬。
  不能怪他们过分雀跃,知道犯人在哪里意谓着这小子已经知道犯人真正的目的。
  最重要的是:他们很清楚这小子平时虽然爱闹,但对这种正经事绝不会信口胡诌。
  「呵呵。来来来,令扬举人开班授徒的时间到了。」展令扬又斟了一杯香浓的伯爵 奶茶。
  五个伙伴难得这么顺从,抢着坐下来洗耳恭听这个废话特多的浑小子发表高论。
  「凯臣,如果你想要那三枚核弹你会怎么做?是暗的偷,还是光明正大的向白宫开 口要?」展令扬一脸闲适,好象在讲笑话一样。
  「当然是暗的偷。毕竟美军的空中防卫能力超强,没必要和他们起正面冲突地硬碰 硬,风险和代价都太大了,想成功逃脱不易--」安凯臣倏地想到展令扬问他这问题的 真正目的:「这是声东击西的烟幕弹,犯人真正的目的不是那三枚核弹。
  犯人会故意明目张胆的向美军要核弹,是为了虚张声势让美军更认定他们实力强到 敢和美军硬碰硬,这样更能让美军全力对付他们、加强封锁空中领域,而不会分神去想 到他们另有真正的目的。」
  「完全正确。第二个问题:君凡,根据你投资理财的专长,你认为纽约什么最多? 」展令扬又问。
  「钱、股票和黄金--」雷君凡变得激动起来,「等等,难道他们--可是股票不 可能,得经过交易才能变现,笨蛋才会偷股票。那就只剩钱和黄金--钱的机率最大, 但目前纽约交通全面瘫痪,空中又被军方全面封锁,想要运走大量美金根本不可能。偷 黄金的话问题比美金更严重,因为需要载重量更高的运输工具所以更不可能,到底…… 」
  「纽约有产黄金?」向以农意外极了。
  「美元是国际强势货币,在纽约有个黄金准备局,里面拥有巨量的黄金准备,只要 闯进黄金准备局就可以盗走一座座堆积如山的金块。可是这是不可能的。如果他们的目 的是黄金,更不该让纽约交通全面瘫痪。我刚刚说过了,因为黄金的运送比钞票更困难 ,需要重型运输工具,以纽约现在全面停摆的交通情况而言根本不可能运送出去。」
  「难道这就是他们另一个障眼法?正因为纽约交通全面瘫痪加上所有警力都集中在 安抚民众、疏导交通、搜索冰钻下落各大事件上,所以白宫认定没有人会打钱和黄金的 主意,势必会疏于防备,犯人搬运美金或黄金的行动自然就更容易了。」
  雷君凡愈说愈认定是这么一回事。
  「那就更说不通了。就算交通瘫痪真是犯人的另一个障眼法,但他们也会因此动弹 不得,载不走美金和黄金也是事实。」曲希瑞就事论事。
  「不,他们一点也不会受影响,因为他们走的是水路。」展令扬公布另一个重要关 键点。
  「水路!?」
  「对,就是水路,当陆上和空中交通都行不通时就剩下水路了。」
  「就理论而言应该是这样没错,但纽约并非水路网发达的多河流城市,基本上靠水 路运输是行不通的。」向以农提出疑点。
  「我说的不是河流,而是四通八达的下水道。」展令扬以极不正经的口吻宣告正牌 。

靠信仰支撑的股票之泸州老窖
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阅读网 - 豆豆小说网 - 豆豆小说网手机版
豆豆书吧 - 豆豆言情 - 豆豆书库 - 豆豆言情小说网 - 格菲小说 - 巴巴书库 - 西西书库 - 股票价值
CopyRight © 2020 本作品由猪猪书库提供,仅供试阅。如果您喜欢,请购买正版。